一汽集团中文网

当前位置:千贏国际 > 车界资讯

三位意向投资人将增持庞大3-4亿元股份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20日 来源:汽车之家 [ ] 打印 视力


千贏国际  [汽车之家 行业]  2019年9月19日,庞大汽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简称:*ST庞大)正式对外发布公告,已确定意向投资人增持公司股份的方案。

千贏国际  据悉,三位意向投资人深商控股(深圳市深商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元维资产(深圳市元维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国民运力(深圳市国民运力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中的一家或多家将在90日之内增持庞大股份,金额不低于3亿元,不高于4亿元,且增持后持有庞大股份不高于总股本的4.99%。

  就在一个星期前,庞大刚刚确定重整意向投资人。庞大控股股东暨实际控制人庞庆华及其一致行动人等股东同意让渡其持有的全部庞大集团股权,具体的重整计划还在沟通当中。

  2019年9月5日,庞大发布的公告显示,北京冀东丰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对庞大的重整申请已被法院受理。就此,庞大正式走上重整之路。庞大方面称,截至目前,公司经营正常,债权申报、接管等重整工作也在按部就班推进。在9月17日收盘之时,庞大的股票已经跌至0.98元/股,低于公司股票面值。

千贏国际  这一轮增持或许可以缓解庞大资金链紧张的问题,但这也只能被看作维持企业继续运转的一小步。最新的债务逾期公告(及更正公告)显示,庞大因经营业绩下滑、流动资金不足,已经导致部分债务出现逾期。2019年以来,已有22笔债务逾期,借款金融机构或单位包括浦发银行、民生银行、工商银行等多家银行,以及多家融资租赁公司,逾期总额超过21亿元,其中最大的一笔是北星(天津)汽车有限公司的10亿元借款,早于2019年2月15日到期。

千贏国际  目前,庞大共拥有99家直属分支机构和1275家子公司。其中,主要子公司中冀斯巴鲁(北京)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庞大乐业租赁有限公司均处于亏损状态。2019年1-6月,庞大营业收入102.56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了-62.1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99亿元,上年同期为2.59亿元;截至6月30日,庞大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仅为53.03亿元,同比减少17.33%。

  庞大危机早已埋下伏笔,只是在2019年集中爆发。2018年5月,庞大一度靠出售资产回笼资金,以改善盈利情况,包括将直接或间接持有的5家子公司股权转让给广汇汽车、向天津中原星转出多家利星行的股权等。对于庞大危机的解析有多种看法,总体来看集中在三个方面。

千贏国际  第一是业务转型效果不突出。庞大一直以汽车经销和维修养护为主,2012、2013两年,庞大逐渐做大中高端品牌,强力布局奔驰销售网络,与富士重工合资设立斯巴鲁汽车销售公司,而彼时行业内新车销售利润增长的动力已经减弱。

千贏国际  2014年,互联网销售的兴起、4S店品牌备案制的取消、行业内反垄断的治理以及《汽车销售管理办法》修订让市场竞争更加激烈。此时,庞大已经开始加大汽车金融、二手车、保险、精品、延保、会员等增值服务发展力度,并连续多年积极拓展平行进口、上门保养、叮叮约车、叮叮泊车等新业务,甚至介入了所谓的“石墨烯机油”销售业务。

千贏国际  庞大2018年年度报告(修订版)中显示,其当年新车销售业务为347.7亿元,占总营收420.3亿元的80%以上,业务格局并没有发生明显改变。

  第二是管理团队不稳定,且未能融入新鲜血液。自2018年以来,庞大的高管团队就不断爆出辞职信息,也包括董事会秘书、证券代表等重要职位。

  2018年先是副总经理蒿杨因退休辞职。进入2019年,蔡苏佳、克彩君先后因到退休年龄辞去副总经理职务,孙大志、刘宏伟因个人原因辞去副总经理职务。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庞大20余位高管中,多数都已接近或超过退休年龄,庞大急需引入年轻血液。

千贏国际  另外一个关键人物是庞庆华。2019年6月20日起,庞庆华不再担任庞大董事长兼总经理职务,之后王玉生被选为代理董事长。变动的原因是庞庆华等多位高管此前未如实披露权益变动情况、未按规定披露关联交易、未披露自身涉嫌犯罪被司法机关调查。因此,庞庆华被公开认定3年内不适宜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2018年5月,庞庆华等人就已经受到过千贏国际证监会的行政处罚。

  第三是主营业务一直处于较低的盈利水平。最近的五个财年中,庞大最高归属上市股东的净利润出现在2016年,为3.8亿元,而当年的营收高达660亿元。从2018年起,由于资金链紧缺,庞大新车采购量不足,因此也未能达成厂家年度内各项考核指标,无法足额取得厂家优惠政策和返利支持,导致营业成本进一步上升、毛利持续下降。

  面对危机,庞大一直积极寻求各方帮助,包括监管机构和金融机构的支持。2018年年报中,庞大提出,将分三个阶段让公司走出困境:一是危机化解阶段,主要是各级政府及相关部门的支持、各级银行监管部门的支持和司法机关的保护;二是“三恢复”阶段,重点是恢复信心、恢复资金、恢复经营,这是整个风险化解最为关键的阶段;三是重整提升阶段,通过两年时间,努力打造一支新队伍和新庞大。然而现在,这些计划都没能变成现实。

  2019年以来,庞大经营带来的负面影响持续发酵,融资难、资金紧的状况未得到缓解,已经严重影响了正常经营,庞大整车采购已经不能正常满足销售需求。庞大也在持续通过减员增效、处置资产等方式降低费用、回笼资金,下一步庞大的重整方向仍然是一个迷。

12betapp下载 12BET官网下载 12bet_12bet官网 - 中文 12bet平台怎么样 12bet官方网站 - 12bet_12bet官网【VIP】 12bet官方手机版APP 12博官网 12BET手机投注